■ 奇愛博士(5)
  我可能是走了狗屎運才撞到這麼好的明星月嫂。
  月嫂是一個嗓門很大的能幹人,她叫美美,你只要按時給美美打進工資,她就把你的小嬰兒照顧得妥妥帖帖,“我的眼裡見不得一顆疹子”——這是美美的自我要求。
  小辛是敏感體質,很容易起疹子:熱了起,出門吹了風起,母乳中有什麼新的成分也會起,美美和小辛相處的四個月是戰鬥的四個月,普通人家熬金銀花水是熬一鍋然後兌水,她是連續煮三次水,煮到水都沒顏色了才罷休。
  美美有潔癖,呼喝我買了20條口水巾和數不清的毛巾尿布,說要給小辛晾屁股。普通月嫂也就帶兩三套睡衣,她那巨大的行李箱里有六七套,寶寶尿濕了左腿就淡定地換右腿,只見水費蹭蹭往上漲,家裡晾滿了她手洗的各種東西在風中飄蕩,就跟道士在做法一樣。
  美美一生很坎坷,很多工作都做過,她說她下崗後曾經掃過大街,卻是掃得最乾凈的;當過五星級飯店的幫廚,偷師燒得一手好菜;也許上天真的是眷顧勤勞的人,她才做月嫂沒多久就被某位大明星在街邊一個普通的中介看中了——當時那個明星準備去香港生孩子,臨時跑到深圳漫無目的地找,結果看到她的時候一眼就相中。
  在新的育兒嫂來交接的那段時間里,美美成了我的昂貴鐘點工,她可以秒殺一眾日本收納大師,我那堆積如山的廚房被她弄了倆小時,竟然還可以空出好多地方來;我所有的鍋底都被她擦得亮麗如新,紗窗乾凈得可以吃掉,美美很像電影《飄》里那個能幹的黑人女僕,罵罵咧咧的說你的小時工都白請了,活兒幹得那麼爛,我說人家要是幹得有你好就該拿你的工資,她很開心地笑了。
  她有個另類本事是婆婆告訴我的:她即使睡得呼呼響都可以一邊輕輕拍小辛,而小辛一吭聲她就會立刻醒來,隨時能睡著,隨時能爬起床像漢子一樣幹活。而跟很多月嫂不同的是,她以前帶過外國孩子,所以無論颳風下雨大日曬或降溫,她都堅持帶寶寶外出活動,而且從來不跟八卦的老頭老太太搭話,問她薪水她一律答:我是娃他奶奶。
  我最喜歡美美之處其實是她細膩生動的觀察力,小辛一點點小變化她都能發現,剛開始的時候說小辛像地鼠,小圓手像機器貓,抱著人的時候像猴子,擰巴的時候像“從子”,一點一滴她都笑哈哈地跟我分享,而且很奇怪的是,她身上帶著天然的“嬰兒王”氣質,多鬧的孩子被她一抱立刻溫順,這種奇跡我見證過三四次,她說凡是她帶過的寶寶有兩個特點:1、很難習慣新阿姨;2、新阿姨會很謝謝她給孩子培養出來的良好習慣和生物鐘。
  我依依不捨地把她送去了另一個大明星的家裡看寶寶,但她也最多停留四個月,像瑪麗·波平斯阿姨一樣,我說你知道嗎,你做完下麵那單就能秒殺姚晨月嫂的薪水了,她問是多少?我說,兩三萬吧。她開心得快哭了。
  □尹珊珊(大學教師)  (原標題:我的月嫂美美)
創作者介紹

iMac lomo

qgouoqyj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